主页 > 韩寒 >

韩寒作品被诉虚假宣传 争议:韩寒是否获新概念一等奖(图)

/2019-03-20 17:56

  本报讯 (华商晨报 华商响网记者 党兆昱 杨兴 实习生 张文瀚)韩寒到底有没有获得“1999年首届新概念作文比赛一等奖”?这个曾一度引起热议话题,让出版韩寒作品的出版公司摊上了官司。

  昨日13时30分,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杭州男子杨宏伟状告沈阳万卷出版公司涉嫌虚假宣传一案。

  沈阳万卷出版公司2010年7月出版的《像少年啦飞驰》一书中,刊印了作者韩寒 “1999年首届新概念作文比赛一等奖”的内容。杨宏伟认为,韩寒因《杯中窥人》一文获得全国新概念作文比赛一等奖的获奖事实并不存在,评审操作实不“合法”,出版社涉嫌虚构事实和侵害消费者利益。他提出两点诉求,一是要求万卷出版公司赔偿500元损失,二是公开更正封面上刊印的有关韩寒“1999年首届新概念作文比赛一等奖”的内容。

  沈阳万卷出版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其出版公司出版的韩寒的《像少年啦飞驰》一书封面上对于韩寒的获奖介绍是完全真实的,不存在虚假宣传的内容。

  万卷出版公司认为,杨宏伟是在书店购买的图书,并不是直接向出版社购买,且双方没有签订任何合同,因此出版社不需要对杨宏伟进行赔偿。而且,杨宏伟无法提供购买时的销售小票。

  杨宏伟则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管理条例》第二十八条规定:“出版物的内容不真实或者不公正,致使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的,其出版单位应当公开更正,消除影响,并依法承担其他民事责任。”同时认为,销售小票并不是惟一证明双方合同关系的凭证,根据《物权法》这本书属于动产,自己有占有和处置的权利。

  万卷出版公司认为韩寒获首届全国新概念作文比赛一等奖是不争的事实,并列举证据。

  首先提供了《萌芽》杂志合订本,其中一期刊登的获奖名单中有韩寒的名字。其次,提供了刊登了1999年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名单的《首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书籍。最后,提供了新概念作文大赛组委会颁发给作者韩寒的获奖证书原件,并表明获奖证书的来源正是韩寒本人。万卷出版公司要求法院驳回原告请求。

  杨宏伟拿出证据,主要包括:1.自己购买的书籍原件和获奖名单复印件,以此证明万卷出版社出版的《像少年啦飞驰》确实刊登过“1999年韩寒获得首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的一等奖”的信息。2.工商部门调取的万卷出版社注册信息,证明《像少年啦飞驰》是由万卷出版公司出版。3.萌芽出版社内部的获奖名单存档(复印件),证明当年在档案中只有19人获奖,并不包括韩寒。4.上海黄浦公证处公布的获奖名单(复印件),证明当年在档案中只有19人获奖,并不包括韩寒。5.上海作家协会批复给《萌芽》杂志社同意举办作文比赛的回复,证明新概念全国作文大赛的评选流程。6.新浪网和央广网中关于韩寒获奖的媒体报道内容以及相关视频资料,证明出版社刊登的关于韩寒的内容属于虚假宣传内容。7.2014年4月关于此事与《萌芽》出版社工作人员的会场录音,欲证明韩寒并未经过组委会评选获奖。

  此外,杨宏伟申请法院调取的证据包括“上海萌芽出版社1999年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名单”和“上海黄浦公证处提供的获奖名单”,法院调取的公证处名单中确实没有韩寒的名字。

  在法院对《萌芽》杂志社副主编的一份询问笔录中显示,因为邮寄的问题,韩寒没有及时收到复赛的通知,而他们觉得韩寒很有才华,于是专门给韩寒在宾馆中增加了一场“考试”。在宣布比赛结果时,宣布了韩寒的名字,但没有报给公证处,所以公证处档案中没有韩寒的名字,这是一个疏漏。

  对此,杨宏伟表示,在没有重新公证的情况下,只有原来的名单是有效的,韩寒的“破格”获奖不具备效应。

  对于出版社表示公证名单并不能证明最终韩寒是否获奖的事实存在,杨宏伟表示,《萌芽》联合了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南京大学、南开大学、山东大学、厦门大学等七所全国著名高校,向中学教育的“唯理模式”叫板,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应运而生。如果所有组委会的成员没有签字确认,获奖情况就不能算数。

  最后,杨宏伟也对韩寒出现在获奖名单C组中表示质疑,因为C组属于社会成人组。

  杨宏伟:搞清历史真相,探索传奇。主要是想揭露韩寒获奖事件背后的真相,起诉出版社是希望出版社能对读者负责。

  杨宏伟:有两年了,我一直在起诉各个相关单位(包括出版社)。像这样的官司我打了12场,其中有4场是关于出版过韩寒书籍的出版社,其中包括《三重门》。以前开庭都是在上海,这次因为出版社是沈阳的,所以在沈阳开庭。有的判我败诉,有的没有开庭。

  杨宏伟:我打这样的官司不在于输赢,主要是为调动公众参与社会事件,我觉得这是有意义的。

  15时40分左右休庭。庭审旁听的人们情绪激动,逐渐聚集在法庭门外展开了一场小辩论。这些人大多都是从网上得知消息后,特意从全国各地赶来的。

  “倒韩”派:包括来自东北知名大学的老师以及部分读者。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男子对韩寒的写作能力和文学素养都有质疑,认为韩寒在公开场合对于各方面的问题多数都是避而不谈,采取迂回和不回应的方式,且时常显现出文学知识的匮乏,这让他们对于称韩寒为作家,一直难以接受。

  “挺韩”派:一位女读者表示,自己看过韩寒的多部作品,认为作家所书写的并非必须是自己经历过的东西;另外,不是传统文学才算是文学,也并不能因此否定80后作家的价值,他们创作的东西也许没有古人深刻,没有传统文化的精华,却以一种新的形式出现,这种形式和对这一代人“感觉”的再现就是一种新的创作。不是读完古籍的人才算作家,韩寒不能代表“文学”,他只能代表自己创作出的一小部分文学内容。

  1961年出生的杨宏伟是杭州市一名建筑工程设计师,在韩寒事件成为社会公众话题后,他一路从行政诉讼到民事诉讼,再到信访程序,开始了自己的“状告”历程。

  去年,杨宏伟就申请上海市政府依法公开《萌芽》杂志社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参赛者韩寒获奖的评奖信息,以期证明韩寒涉嫌抄袭,当时,上海市政府驳回了杨宏伟的申请,理由是相关信息不在公开范围之内。杨宏伟不服,便把上海市政府告上了法庭。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当庭作出判决,驳回了原告杨宏伟的诉讼请求。

  事情并没有画上句号,今年8月19日,杨宏伟起诉出版文集《零下一度》的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案开庭;同时,他起诉《萌芽》杂志社一案也正在等待开庭通知。

韩寒作品被诉虚假宣传 争议:韩寒是否获新概念一等奖(图)